惊蛰

浮世梦黄粱

  “皇上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!皇上既要臣妾死,那臣妾……就不死~就不死~”
  月秀悄悄的拉了拉凌若的衣角小声说道,“娘娘您又在乱说些什么。”慕凌辰也是一脸无奈的看着她,“罢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  四下一片安静没人反对,凌若便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,因而没看到她转身后众人露出的那一抹笑容。
  半个月前她从未来魂穿到这具身体里,这时国师向皇上上报后宫有异象……然后她就成了天下皆知的圣上宠妃。
  国师算到她从异世而来去没有算到她本来就是这里的人,更确切点说她本来就是原主。
  三年前她意外去了异世,三年后又重新回来了。现在的她有多风光,三年前的她就有多狼狈。
  不开心的甩了甩头,换了身男装利索的翻过宫墙跑了出去。这不是三年前了,处境是不一样的,结果也一定不同。
  进了个酒楼,仗着别人不认识她她就大大咧咧的在一楼大厅坐了下来,点了几个小菜在那等着。大厅不知何时来了一个说书的,众人都仔细的听着,不时跟着起哄什么的。
  “……却说这三年前有一个妃子,公然冒犯皇上……”一边说着那人一边拱手还作了个揖。凌若听着这话心中便是一惊。
  三年前。
  “皇上,臣妾无罪,请皇上明察!”凌若对着上座之人叩了叩,然而那人却仍是不耐烦的样子,“凌若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呢?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……”
  忽然思绪猛地回到现在,那之后呢?之后怎么了?为什么一点都想不起来!跌跌撞撞的跑出酒楼,凌若迷茫的看着四周,这里是哪里?我有是谁?是将死的罪妃?还是来自未来的人?抑或是这个被皇上宠到绝无仅有的妃子?我到底忘了什么!
  “国师!国师他总会知道什么的!”凌若像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朝着国师府跑去。
  国师看到她的装扮挑了挑眉,“娘娘这身装扮来找臣不知所谓何事?”凌若拽着他,“三年前,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国师一脸无害的看着她,“什么三年前?”
  “你别装傻,当然是三年前我到底发生了什么!”
  “你?”国师戏谑的笑了笑,“娘娘忘了吗?三年前,皇上要处死您啊……”
  “那,那我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
  “娘娘以为呢?”
  是啊怎么会有穿越这么玄幻的事,宫妇的事又怎会路人皆知,堂堂天子又怎会任一介女子爬到他头上……都是假的啊!从开始到现在,从三年前的那一晚开始,所有的什么都是假的啊!
  全皇城的人都在陪她演戏,可笑的是她还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有多厉害,她不过是个笑话罢了!
  等她回到皇宫时,慕凌辰果然已经在大殿上等她了。
  “朕不过是想告诉你,这天下都是朕的。”
  [“除了这皇位你又有什么?”]
  “朕要宠你,你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”
  [“凭什么你要掌握这杀生大权?”]
  “朕要你死,你便人心倒戈,罪不容赦。”
  [“不明是非,随欲而为?”]
  “区区宫妇,又怎敢质疑王权。”
  [“凭什么女人就要被绝对统治?”]
  是了,这便是她三年说的话,所有才会这样的么。
  “我以为我因缘而去,随缘而归,便是为了改变这荒唐的一生。”话毕,自己便嗤笑起来,
  “呵呵!我以为我是谁啊!”
  “泱泱国土!”
  “上座将相王侯!”
  “下有商贾布衣!”
  “而我不过是个被全世界捉弄调笑的贱人!”
  “我该死!我该死!!!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  她癫狂的笑着,却又蓦然安静下来,看着慕凌辰,缓缓地跪了下去,每一个动作都优雅至极。
  妃子对皇上叩了一叩,“皇上,臣妾有罪,罪该万死。”